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先生的博客

静观山花烂漫时,愿将余辉洒人间。

 
 
 

日志

 
 

【转载】“中国”这棵树 为什么两千年长不高?  

2016-01-23 03:27:4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这棵树 为什么两千年长不高?

                             转自 黎鸣 日志为什么“中国”这棵树两千年长不高

 

如果把每一个民族,或国家,看作是一棵智慧(文明)树的话,那么作为“中国”的这棵树,显然在世界上是一棵很不高大,甚至非常矮小的树,它实际上都比不上欧洲的一些小民族、小国家。这就像把世界上的各个国家按照发达国家、欠发达国家来分类一样,中国也只能属于欠发达国家一类。我还是比较欣赏关于“树”的比喻,因为其中不仅具有“物”,还具有“生命”,至于智慧,也已经表现在高大或矮小的比较之中了。

就拿一棵树来说吧。想要让一棵树长得高大,起码必须要看三个方面:树根、树干、树梢。树根盘结在土壤之中,树干挺立在空气之中,树梢伸延在阳光之中。想要让树长得高大、粗壮,让树枝、树叶生得繁茂、浓密,让花朵、果实年年华美、丰收,最起码必须要有高营养、高水分的土壤,必须要有自然安宁的环境,不会受到其他动植物的严重的干扰,必须要有和煦的空气,必须要有充分的阳光,等等等等。

然而,作为一个民族或国家来说,它作为“一棵树”必须要有哪些最不可缺少的条件呢?树根所在的土壤象征着人类民族中信仰人人平等真理,从而言论自由的先验自然的环境;树干所在的空间象征着人类民族中受到法律保护的人人行为自主、自律的求知经验规律的社会的环境;树梢所在高处的阳光条件象征着人类民族中人人思想自由的创造新事物的超验的精神的环境。诚如我在前面《孔儒彻底反人类,认识不到是大患》一文中所谈到的,每一个人的生存,最重要的活动共有三类:言说,行为和思维。每一个民族,也是一样,最重要的活动也都在于言、行、思。言的自然条件,行的社会条件,思的精神条件,事实上决定了一个人、一个民族的能否获得顺利“成长”的最重要的三个条件。民族、国家的言、行、思,作为“一棵树”来比喻,即它的根、干、梢。

现在就拿我们中国这棵树在这三个方面的条件来说,通过对于中国历史的分析,我们可以看到,全都是非常糟糕的,而且全都非常糟糕的原因,恰恰全都在于孔丘及其儒家的意识形态和价值观所致,更说白了,中国人所极力坚持的“尊孔读经学儒”的“文化传统”,恰恰是把中国这棵树的从树根、到树干,最后到树梢,也即从言,到行,到思的全部最基本的环境条件,全都摧毁了。中国,中国人,中华民族,他们作为一棵树的土壤的自然(言论的)环境,空气的社会(行为的)环境和阳光的精神(思维的)环境,全都被孔儒的“文化传统”败坏得干干净净,恐怕全世界,再也找不到一个像孔儒这样的世界上最坏的文化,它把中国、中国人、中华民族的自然的言环境、社会的行环境、精神的思环境,全都糟蹋到了无以复加的世界上最坏的程度。谓予不信,我们不妨就来一个一个地加以分析。

先说中国人言说的自然环境。

历史上的“以言定罪”、“祸从口出”的太多的故事,我们且不说了。就说孔丘及其儒家给我们留下了什么“教诲”:“臣为君隐,子为父隐”、“为君讳耻,为贤讳过,为亲讳疾”、“畏天命,畏大人,畏圣人之言”、“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动”,……,当孔丘及其儒家们把“礼乐”当作了最高原则来训导中国人时,他们还能有半点“自然”的成份可言吗?不自然,即必作伪,必作伪,即必不可能言从心出,必不可能会有自然言说,也即必不可能“道法自然”。说到底,孔丘及其儒家,把中国人的言说的自然环境彻底地拒绝了,事实上是彻底地败坏了。如此彻底地败坏了中国人的自然言说的环境的事情,实际上直到今天也没有改正过来。说起来可怜,中国人从来就没有过“言论自由”的那一天,甚至恐怕永远都不可能会有“言论自由”,进而“新闻自由、出版自由”等等的那一天。

再说中国人行为的社会环境。

中国人只有“天下”,而并没有真正的“社会”。为什么?因为“社会”必须规定有“人人平等”的最高法律——宪法的保障。说白了,有了“宪法”的人人平等的保障,才可能会有人类真正社会的存在。中国人过去没有这样的“社会”,今天,也仍然没有这样的“社会”。应该说,“社会”是西方人的发明,与东方人,尤其与中国人无关,中国人只有皇天后土的“天下”,实质上是只有类似于丛林的“天下”。这是因为西方人发明了法律,发明了宪法,发明了人人平等的真理的信念。正是人人平等的这种信念给予了西方人发明“宪法”、发明“社会”的可能。中国人在孔丘及其儒家的“礼乐主义”的“礼法”的统治之下,根本就没有“人人平等”信念产生的任何可能,从而也就没有了产生真正“宪法”、“法律”的可能,也就没有产生真正的人类“社会”的可能,也就没有中国人行为的“人人自主”、“人人自律”的产生的可能。说白了,就没有中国人行为(技术、规律、知识等等)成长的可能。也即是说,中国人行为的社会环境,永远会是世界上最差的的那一种。

最后说中国人思维的精神环境。

只要中国人永远“尊孔读经学儒”,在中国,就永远都不可能产生人类真正的哲学,就永远都不可能有中国人真正“爱智慧”的精神环境。很显然,中国人两千多年的历史,其中就没有产生过一位真正的哲学思想家。为什么产生不了?因为孔丘及其儒家的意识形态充塞了中国人的全部精神世界,孔儒们既不讲真理,也不讲规律,更不讲逻辑,他们惟一就只会讲“礼乐”,讲发自“礼乐”的“仁义礼智信”、讲“孝悌忠恕”、讲“礼义廉耻”等等等等,而这所有的一切,全都只跟“亲亲、尊尊、长长”的价值观、世界观和历史观有关,而根本就与人类真正智慧的精神的“真真、善善、美美”无关。说到底,孔儒们根本就没有任何真正人类智慧的精神可言。所以非常显然,孔儒的意识形态世界,根本就不是人类真正精神智慧的世界,而只能是孔儒的“天命论、血统论、宗法论”的“亲、尊、长”的动物世界。当然,老子是中国人之中几乎惟一的哲学家、逻辑学家,但是显然,他生活在孔丘及其儒家之前,而且他对于孔丘这位后生,也早就已经发现了他的反自然、反社会、反人类精神智慧的非常有害的苗头,因此而给予了严重的警告,然而,孔丘对于老子的教诲完全置之不理,表面诺诺,实际上更把老子比喻为“兽类”之中的“飞龙”,见首不见尾,似是抬举,实则贬斥为“不食人间烟火”。

最后,我请我的亲们自己想一想,在上述的反自然之言、反社会之行、反智慧之思的中国孔儒传统的长期以来的“文化”历史环境之中,中国人的、中华民族的、中国的“这棵树”能够长得高大起来吗?它还曾经有过半点希望可言吗?我亲爱的同胞们啦,孔儒的“文化传统”才是中国人的致命的历史坏根啦!我们到了21世纪还不下定决心把这个“文化传统”的坏根刨去,“中国”这棵树,还有希望能够长得高大起来吗?两千多年都不行,今后和未来又怎么能行呢?所有的中国人就准备在孔儒的“文化传统”之中永远如此“自残”、“自毁”、“自杀”下去吗?可怜的中国人啦,你们的自然的、社会的、精神智慧的生命全都是你们自己的,为什么要把她们全都永远死死地绑在了孔儒的彻底腐朽的“文化传统”的古董柱上呢?这样的中华民族真是让我感到太可悲了,可悲极了!

让“尊孔读经学儒”的“文化传统”立即终结吧,让我们的子子孙孙全都有自己活生生自然的、社会的、精神智慧的充足的生命力量的源泉吧!

 

为什么“中国”这棵树两千年长不高? - 黎鸣 - 黎鸣的博客

                                                黎 鸣(2015,12,3.)

  评论这张
 
阅读(2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